Mt.F

在向着愚蠢狂奔的路上

曲:卡比巴拉的海

你妄想透过群花,
看见那缢死的孤儿;
就像是站在尼罗河岸上,
要求一场埋城的大雪。

你妄想能,透过望远的筒,
看见毫厘的光明;
而白昼被活埋了二十个月,
凌迟的刀,剜出你的双眼。

干枯的佛,失却了烈日;
而流水,碾碎了淤泥。
荒诞的梦,是火光重临;
而痴癫的人,仍无处可去。

在向着愚蠢狂奔的路上,
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你汇报着瞭望的结果:
“隔山隔水,烟花死灰。”

城市只不过,列队空楼,
旷野也没装进人言犬吠。
鱼缸里,泛滥的烟水横流,
才送葬了,我的号角。

干枯的佛,失却了烈日;
而流水,碾碎了淤泥。
荒诞的梦,是火光重临;
而痴癫的人,仍无处可去。

你是种遥远的姿态,
你是片破碎的窗,盛开于冬。
而我是只垃圾堆上的鸟,
而我是朵战车上的薄云。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