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F

[亡诗1]那剑你仍别在腰间吗

那剑你仍别在腰间吗

曲:天梯

姑娘,你回答我:
我赠你的剑仍别在你腰间吗?
或它已遗失在前夜桃林,发梦至云崖?

剑指的方向:
是一条河,付尽前生今世也咫尺的远方;
一把火烧得江湖热烫,仍晦暗的故乡。

我的求救只剩下这悬天一线薄命,
就要在风中消弭。
倘若凛风的恸喊传不回某耳畔,
一切暧昧便都失却了相爱的意义。

你在狂风凛冽中看向我,看我千疮百孔仍旧静默。
你给我绳索,生活给我绳索,
要教我驾马、上吊或挣脱?
世界未曾注定却已将我,遗留风波,
攥紧心脏揉烂肺腑,呼啸都溺死滂沱。

姑娘,你回答我:
我赠你的松花酒你饮下了吗?
或它已沉没在春水秋波,醉吻了天下?

酒在竹下酿,
温柔琴歌,病马从荒原带回冻雀的死亡,
它渡过余生最后一条江,被淤泥埋葬。

我的求救只剩下这悬天一线薄命,
就要在震颤的风中消弭。
倘若凛风的恸喊传不回某耳畔,
一切暧昧便都失却了相爱的意义。

你在狂风凛冽中看向我,看我千疮百孔仍旧静默。
你给我绳索,生活给我绳索,
要教我驾马、上吊或挣脱?
世界未曾注定却已将我,遗留风波,
攥紧心脏揉烂肺腑,呼啸都溺死滂沱。

如何讲,桃林都已被猎人饮入喉;
如何讲,千江入海我该怎么追究?

你在狂风凛冽中看向我,看我千疮百孔仍旧静默。
你给我绳索,生活给我绳索,
要教我驾马、上吊或挣脱?
世界未曾注定却已将我,遗留风波,
攥紧心脏揉烂肺腑,呼啸都溺死滂沱。

那剑你未曾别在腰间吧,那酒你也未将点滴饮下……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