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F

[埃及]亡灵书残卷

亡灵书残卷

曲:촛농의 노래

我要割舍了最后一块血肉,
在这秃鹫食莲的应许之地。
天狗巡过百年,尼罗河困倦不堪,
举着烟如同举着火把。

搅乱时光吧若我能重逢你,
重逢三千五百年的旧梦。
将无疾而终倒进淀粉里混合,
收紧的爱意重回泛滥。

神官啊,卢克索之月与阿蒙神像孰重?
是否能于棕榈酒上漂浮?
船夫啊,泅渡太阳船是载我返乡漫途?
纵我还未与伊西斯交谈,剖出肺腑?

图特摩斯,两地之王。
你看我未浸黄沙的魂,
配着我干涸龟裂的百骸和鼻息。
舒早已弃我而去,
托特夺走离合的梦境,
涅菲鲁勒的刀已在颈前端立了。
我命悬一线,
我命悬一线。

历法的尽头是浑浊的火焰吧,
在纸莎草的烟中疯燃。

神官啊,塞特的蛇尾与尘世巨蟒何异?
方尖碑真为你我著功名?
船夫啊,引来巨浪的是阿努比斯之羽?
那将我置于天平的异端,能否平息?

图特摩斯,两地之王。
你看我未浸黄沙的魂,
配着我干涸龟裂的百骸和鼻息。
舒早已弃我而去,
托特夺走离合的梦境,
涅菲鲁勒的刀已在颈前端立了。

图特摩斯,两地之王。
你看这外乡人的苦难,
一生从未饮水的渴与魂归不得。
索贝克的颂赞诗,
和幼发拉底西岸的歌,
哈特舍普苏特的金币正反同面。
我如何抉择?
我如何抉择……

你已去往永生三千余年,
我的亡灵书却提笔忘字。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