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F

不接耽美同人,特别是某位p姓作者,再问供养。

[尖山2]一个二十二岁生命的死亡

一个二十二岁生命的死亡

曲:이별에 닿아있는 걸까

经已二十二载,多少一事无成,
承认“无聊的活”,清醒且可悲。
写过许多小诗,也从万城中穿行,
将世界置于悬崖,而纵身一跃只是我。

“在心脏处藏匿下,三片银杏叶的故事。”

以这句话作起序。
隐喻这一生都将困于沉粹的梦,
命运是无需被作证或被渡过的歌:
它自有齿轮在夜色中发声,
它自有热血在灰烬处干涸。

“银杏叶枯萎在盛春里,牧羊人惨死在群花中。”

这是故事的结局。
无人知晓羊群将凶器寄往废墟,
正如主人公到头来也没寻得宝藏。
我曾质问过是否确有其物,
也自答说沥青正是尼罗河,
饮过水的人不必流亡。
可阿密特不食问句,
可亡灵书无关真...

[废城11]流亡向人间者

流亡向人间者

曲:Love is Blind

流亡向星空者,
你知道此夜此诗不杀人吧?
流亡向玫瑰者,
也知道荆刺倒刺难为情。

收拣过茶灰,来对岸坐坐,
摊开旧书第二十页,熟读尘埃的密令词,
流亡者啊,恋上宇宙背面也别恋人间。

轻声说,轻声说:
伊甸蛇肉可食,苹果涩口,艳情最平凡。
轻声说,轻声说:
人间正是艳情绘。

流亡向梦境者,
你知道此夜此诗都已醒过。
流亡向麦田者,
也知道尘封的穗裹满情书。

收拣过茶灰,来对岸坐坐,
摊开旧书第三十页,熟读人间的密令词,
流亡者啊,将宇宙翻篇,观看深红爱恋。

不再说,不再说:
方舟群鸽入腹,橄榄佐茶,伦常成空谈。
不再说,不再说:
人间正...

2018写歌总结

【1月】


《致太阳:雪夜,荫谷。》

你照亮我,在雪夜之后,以及荫谷之外。

断章取义灰烬的形状,隐喻失效前赠我玫瑰根须。


【2月】


《黄金时代》

举枝勿忘我上街听污浊喝彩

拥抱你如将人世间玫瑰压怀

能相遇就是最最耀眼黄金时代

没相遇就推翻重头再来


【3月】


《没有意义的交谈》

词:米沃什


【4月】


《你快不快乐》

来跟我走吧,往风月间,

当由一根烟丝收藏的自由悉数告破,

灰烬的源头被一支火把占领,

但仍是夜色。


《灰幕下》

然后我们扔掉火焰熄灭灯塔

孑然的骨缝 一万朵踽行的花

了解春的意义 不是投入怀抱

而是走出 那唯一坦荡

可相拥取暖的 寒冬啊


【5月】


《God...

[断刀2]我们突然谈及人间如何

我们突然谈及人间如何

曲:아침달

我们突然谈及人间如何
从云中 落向一片深邃的海 才辨认月色
山尽头的红树林宛似一把火
烧光了地平线上成群的鹤
所以人间如何

妄想我 妄想我
梦中深造 死里过活
诺亚的理想国 如苦橘汁淌落
曼艳香气在奔赴尼尔瓦纳时夭折
你用一个昼夜成为我
曾爱慕的赤裸

瑰厉柔情中埋着桃蜜裹的刀壑
狄奥尼索斯在棕榈酒中缓慢沉没
如同世界全数交付悖论的骨骼
而我们突然谈及的人间究竟如何
无非等同白描的晦涩
这是语言的失利 隐喻受刑的后果

无人生还的人间 往日如何 当下如何 未来如何
算计完舍得值得

山头天尾的火色月色 红白魂魄
这一刻的绵绵山河

瑰厉柔情中埋着桃蜜裹的...

[锈湖]重生凯尔特

重生凯尔特

曲:同一件事

篡改存在 是一种根深的诱惑
从古老中取火种 异想里抵达虚假巅峰
拨乱时空 爱一条直线的曲折
于野兽灵魂丛中 拾起了熄灭河流的风

阻挡命运 开启错的锁
猫眼里望见井底之光 作饮下血的旧王

死也算成活
另一种形式 在远古闪烁
化茧的恶魔
身体和记忆 启示录传说

灾祸降临 故事高潮已经跌落
万有引力的狂欢 登上干柴紧拥的祭坛
拨乱时空 一条直线剖出曲折
野兽灵魂的粉末 河流涌向湖底的明火

倒数十声 幕布都入阵
天堂和岛屿如何共生 腐烂的爱作黏合

死也算成活
另一种形式 在远古闪烁
化茧的恶魔
身体和记忆 重生凯尔特

起因与结局 混杂成漩涡
永生的黑鸟 在湖心...

好久没发图了,po一下近期

[锈湖]目的论怪喻

目的论怪喻

曲:抱歉柯德莉夏萍

打开蝴蝶的身体 观看内里的树枝
将童年时刻置于一切尚且未知
悬挂在尖端的你 和落于井底的
未必不会成为同个生命歧义
卷首语过去式 亲爱的已被蜂蜜浸死

那树枝 再谈回那树枝 宛似时针异体
又宛似页顶的破折 构成故事伊始
乌鸦脉搏撞开了爱情
引出所有盛放过的眼睛
怀表中藏匿陈年梦境
潜到湖底去飞行
穿过整条必然 最后一吻落定
同信鸽躺入银河 饮下硌骨的尘星
看这崎折的时间模型
从昨日来必重回昨日去
造钟者早已 埋下伏笔
再纠结全无意义

饮酒的作牺牲品
饮雨的成为诱因
平凡之人或许不需提及
无非是某一日 忽而推动滚轮的手臂

打开蝴蝶的身体 观看内里的树枝
将...

[致外]生命

听歌点我


-

生命

伴奏:Morrie - 안녕 & 안녕(inst)
诗歌:索德格朗
翻译:北岛
填曲/唱/瞎混:我

我,自己的囚徒,这样说:
生命不是那穿戴轻柔的绿天鹅绒的春天,
或一个人很少得到的爱抚,
生命不是一种离去的决心
或支撑脊背的苍白的双臂。

生命是附录我们的狭小的圆圈,
这无形的圆圈我们从未跨越,
生命是经过我们身边的幸福,
是我们无力去迈的数千步。

生命是蔑视自己
不动地躺在井底
知道上面阳光闪耀
金色的鸟飞过空中
光阴似箭。

生命是挥手暂别,回家,睡觉……
生命对于自己是个外人
对于每个外人是一副新的面具。

生命是一个人不在乎的幸福
推开那罕见的时刻,
生命是相信自己的软弱...

[他们]爱情无用论

宋义进和喻文波。大概就是这样,还算满意,不再写他们了。
-

爱情无用论

曲:只谈风月不谈恋爱

他终于 从自身观看爱情
从来念的两个字 忽而立体
成为了凌晨 他们扔下所有的人去夜行 忽而梦境
夜行时呼吸 纠作难分的一缕 将所有昨日荒野惊醒
过往魂灵点亮了灯丝 才于漫漫沉霭中照见风景

从前欢谩掌声后卸下太多未知
其人何人到撞开神坛的仪式
快过念头一转将大海凝成水滴
最最贴切泥沙拥挤中潜雾飞驰
至于几时脏了衣
至于几时脱了力被浪潮埋去
没法讲 无人听

他终于 得以打开诸多夜行的身体 知晓梦境
夜行时呼吸 纠作难分的一缕 将所有昨日荒野惊醒
过往魂灵点亮了灯丝 才于漫漫沉霭中照见风景

从前欢谩掌声后卸下太多未知
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