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F

[致外]地狱里的春天

听歌点我


伴奏:Ronny Chu - 리턴 (Inst.)

诗歌:波普拉夫斯基

填曲/唱/瞎混:我


地狱里的春天


[俄]波普拉夫斯基


—— 致格奥尔格·冯·古克


这发生在那一个黄昏,那一个黄昏。

屋子像茶壶一样在沸腾。

亢奋的爱情从窗口迸涌而出。

可“爱情不是儿戏”,

可“你赤裸的肩膀”

在惊惶的华尔兹中旋转,

像狮子一般飞驰和歌唱。

可是,大门轰然倒塌,门铃开始吠叫。

春天沿着台阶默默走上来。

突然,每个人都想起自己多么孤独。

高喊,孤独!无比地憋闷。

而在黑夜的歌声里...

[人间]他疯狂往繁华人流跑去

肚总搞的双向车道,用别人的词当题目,拯救取名废,很舒服了。题目来自丧师太太。
-

他疯狂往繁华人流跑去

曲:迷路

诗歌突然诞生
烟雨横流时分
淹没了精确切割的春 填上一寸风声

加密过早晚安 无处容身
隐喻中铃锣鼓 没谁听闻
镜面里对视的那灰尘 走失于指南针 孤独的吻

白昼不过是一盏灯
何处来得良辰
黄昏呷茶水轻 破晓饮酒沉
巴塔耶的嘴 穿肠污秽绝色透渗
可世人这眼睛 愚庸各三七
牧童一指 通通往雷同处狂奔
最后人流相汇再看 漫山青坟

诗歌突然诞生
金玉横流时分
俗红烂绿压倒旧城门 黑白各自配王臣

解密了早晚安 各处留声
销喻了铃锣鼓 车马回魂
选一支钗裹满胭脂粉 同张脸万万人 脱靴赴身

白昼不过是一盏灯
何处...

[艾洛斯纪]丹魄

    在艾洛斯将艾洛斯城从永夜中解救出来之前,这里片土地是以丹魄为名的,人们称它为特普兰尼洛,或者美酒之城。

    陷入黑暗的头几天没人觉得恐慌,那些一如既往喝得烂醉的人左手举着酒杯,右手举着灯盏,从街道上歪歪扭扭的闯过去,嘴里高喊着:“漫夜……!”然后以一声酒嗝作为间断,“来!饮酒!”那灯后面飘着的一溜烟气,仔细一闻也透着丹魄的香。

    直到后来那些深色的浆果再也无法结出,城才终于乱了。曾经说着“来!饮酒”的人收了声,城主在城楼上举着火把一边痛哭一边发话——“我...

[艾洛斯纪]鹫颅火炬

开一个系列,关于一个叫做“艾洛斯”的城市,大概有点儿西幻背景吧,低魔。应该各种表达形式都会有,反正看我能写出些啥吧。

这首曲子巨无敌好听了。

-

鹫颅火炬

曲:지금 여기, 이곳에서(Album Ver.)

女骑士的故土——那燃烧的河流,浇满星光之地。
被丹魄的落声、赤霞珠的落声,
所惊醒的黑夜,终于再次降临。

矮人的重锤淬炼出,一把尚年少的长剑,
将玫瑰心脏,嵌入银狮的掌心。
未开刃的走入风雪,未驯化的衔着明月,
秃鹫的头颅,盛满破碎的荆棘。

女骑士的故土——那永失的春天,黎明出走之地。
从未停的史诗、吟游歌已中断,
旧王时代落幕,新纪元钟未鸣。

举杯敬万神的性器,熔岩中诞下英雄血,
自烫灰...

[废城10]God is Alive

God is Alive

听歌点我


伴奏:张才人-Again

词/填曲/ 唱:我


灯没亮着,一切成就夜色的都还醒着,而所有被你嚼碎的烟丝,梦见了我的手指、我的唇舌、我的火。

到底有没有清白人间,你衔过的云可得知吗?醉的酒不背罪名,法庭上录音机里藏着老歌——

上帝活着,上帝活着。狂欢吧反正灰幕一遮,笔不可落,灯又没亮,谁知道我。反正我们唱着跳着,天塌了死得其乐。

上帝活着,上帝活着。别回头什么发臭山河,凝红汪洋,遁地宝塔,愚人政客。或者看一眼吧也没什么,断头台都上了。

[废城9]灰幕下

灰幕下

曲:회전 목마

从篝火的灰烬之中 打捞起一段乌鸦翅膀
红色的浪 拍碎生涯
云层里雨落了 幕布以坠楼的姿态

向着鮟鱇的灯摇桨 向夸父未能得到的光
层叠的水 剥开烟雾缭绕
点烟吧 下一秒就天亮了

然后我们扔掉火焰熄灭灯塔
孑然的骨缝 一万朵踽行的花
了解春的意义 不是投入怀抱
而是走出 那唯一坦荡
可相拥取暖的 寒冬啊

然后我们沉没行舟抛弃车马
徒步去荒野 挖出夜色的眼睛
孤狼的月 亿万星辰忽落
我的矛尖 和你的箭头
如何指向一片 人间啊
再去看一遍 人间吧

蓝铃的香气又漫起了
永远埋于灰幕的人们彻夜狂欢
就如同 冬夜尚在
而春 而春 而春……

[废城8]你快不快乐

@麦加尔 迟到4个月的生贺,小作文在后面,爱你。

-

你快不快乐

曲:Silhouettes Of You

跟我走吧,往玫瑰田。
闯入她们,当一切都成堆败去的时候,
在一整个花季身后脱靴,
赤着脚疼痛。

跟我走吧,往桦树林。
闯入他们,当昨夜的风只吹响了乌鸦,
成熟的翅膀在冬季深处落地,
扑灭了河水。

从层叠的光明中抽离,
到黑暗深处去相爱。
截断所有牧童的笛声,
旷野中安静抱拥。

跟我走吧,往尘埃里,
当疾行的马蹄被草尖的晨露溺亡,
夸父的墓志铭是一提灯笼,
鮟鱇的灯笼。

来跟我走吧,往风月间,
当由一根烟丝收藏的自由悉数告破,
灰烬的源头被一支火把占领,
但仍是夜色。

——走吧。

从层叠的光明中...

[致外]没有意义的交谈

听歌点我


伴奏:金润雅 - 목소리 (Inst.)
诗歌:切斯拉夫·米沃什
翻译:张曙光
填曲/唱:我

-


没有意义的交谈

[波兰]切斯拉夫·米沃什 Czeslaw Milosz

—— 我的过去是一只蝴蝶愚蠢地跨海航行。
我的未来是一座花园,厨子在里面割开公鸡的喉咙。
我得到什么,以我全部的痛苦和反抗?

—— 把握瞬间,即使一秒钟,当它优美的外壳,
两只交叠的手掌,缓缓张开
你看到了什么?
  一颗珍珠,一秒钟。

—— 在一瞬间,一颗珍珠里面,在那颗从时间中解脱的星中,
你看到了什么,当变幻的风停歇?
—— 地...

[爱诞]黄金时代

米兰昆德拉笔下的阿涅丝x香黛儿拉郎。
我爱百合。

-

黄金时代

曲:黑夜不再来

举枝勿忘我上街听污浊喝彩
拥抱你如将人世间玫瑰压怀
能相遇就是最最耀眼黄金时代
没相遇就推翻重头再来

拉开帷幕演独白 看台下才有百态
开端与波折与结局停顿你我之外
戒指要桂树劈开 还喻个坐山走海
荒唐好歹潇洒做派

得一回望眼神打破混沌喝彩
得最轻薄曼厉香气才可敞怀
纵在枪声中相遇也算是黄金时代
毕竟无需再重来

十字架绕玫瑰 身着红衣做爱
无欲情欲迟早分同个心脉
垢秽里一命悬发 软乡中呼吸钝怠
不幸万幸这世界都在

举枝勿忘我上街听污浊喝彩
拥抱你如将人世间玫瑰压怀
能相遇就是最最耀眼黄金时代
没相遇就推翻重头再来

拉开帷幕演独白...

[爱诞]致太阳:雪夜,荫谷。

两年前写过一首《太阳:悬崖,飞鸟!》,是从太阳视角写鸟儿,今天突然听到沈圭善的这首《摇篮之歌》,和当年的《那样的季节》画风太一致,忍不住来了一发飞鸟视角的致太阳。

我不丧,我正直。

-

致太阳:雪夜,荫谷。

曲:요람의 노래

你见过我,在云端风尖,一朵白浪振翅。
如何从陨石中找谷粒,与昨日的红,混淆着来饮。

你见过我,在沿崖悬瀑,啄破桃花背影。
青鱼魂归龙门外,方知银刀都在舌怀中。

你于穹隆万万年,是否在等我?
等一根燃烧的羽毛的灰烬,
证它们与冬夜无异。蒙头的雪色,
只在梦境至深处清醒。

你见过我?纵万物独一,匆匆生死子集。
借问笛声:牧童何处?不过山头黄草埋情欲。

你见过我...